对美全面准备(邹景雯)

 

美国大选进入最后的肉搏阶段,明年一月二十日就任的,是连任的川普政府,还是拜登新政府?由于将牵动国际今后的走势,相关国家无不高度关注。对于东亚盟邦来说,日本决策圈内部相当直率,对于川普的期待溢于言表;然在选情胶著暧昧下,台湾相对隐晦许多,只能鸭子划水,务必全面经营。

上一次的美国大选,由民主党的希拉蕊与共和党的川普交手,选前大约现在这个时刻,希拉蕊的民调普遍领先川普,ABC的民调甚至高达五十,支持度多于川普十二%之谱,各方多半以为希拉蕊胜券在握。当时,基于民进党长期与美国民主党有著密切交往的背景,选前为希拉蕊打气的动作不少。例如,早在二○一六年二月初选阶段,刚赢得胜选的蔡英文差人送了“三只小猪”的图画给希拉蕊,并写下“加油!当选”与署名,表达善意等等。不料后来选情变化诡谲,由川普拔得头筹。或许,顾忌于过往的教训,这次蔡英文政府格外的谨慎,毕竟国家利益大意不得。

要说蔡政府私下没偏好,也是假的。毕竟过去四年,国际既有格局能发生惊天动地的大改造,要不是川普团队非典式的“说到做到”,还真没几位领袖能够与中国习大帝周旋到底,何况经过四年的互动,累积了对于当前美国政策的“可预期性”,当然视可以无缝接轨的“稳定”为上,只是许多事情“只能做不能说”,不能像日本人那样公开表现忧虑。

日本人这次不讲究委婉,不断宣泄对川普路线的钟情,也是罕见的。代表人物首推安倍晋三,他在卸下首相职务后,毫无顾忌地透露:曾在四年前,拿著中国在三十年间增加了四十倍军费的资料,说服川普认知到中国已经成为美国最大的威胁,因此其对中政策开始转变。此后,接近政府的日本专家智囊纷纷公开表态,认为“这次美国大选要选出对中国作战的最高指挥官”,“川普更适合与中国对决”,连篇累牍而出,可见军武崛起的中国给邻近国家带来的恶感,以及日本的战略明朗。

基于现实,台湾要比日本更为小心,相信国人多能理解。比较让人感到诧异的是,二○一六年百般嘲笑蔡英文“押错宝”的国民党,长期也与共和党创建了不错的交谊,这次看待川普的选情,却有著截然不同的反应,甚至近日川普夫妇中镖染疫,国民党若干公职人员竟冷嘲热讽有之,党中央亦无力端正视听,全然是乱了套,真是日趋末流。

回到台湾政府应有的对策,美国是台湾国家安全最重要的盟友,没有比两党兼顾、左右开弓更佳的选项。相信新任驻美“大使”萧美琴也是以这样的视野,在关照所有行政与立法部门的美国友人。展开未来的政治行事历,今年十一月三日开票是一个阶段,明年一月二十日上任又是一个阶段,政府需要依据川普连任及拜登当选两种选举结果,分别拟定前述三个不同时期应有的策略重点,即期就要开始推动落实执行,以确保在变动的美中架构下,我们得以灵活部署,争取台湾的最高利益。换句话说,川普当选,我们有我们的优势,若拜登取而代之,我们也有万全的准备。要达成这个目标,民进党政府得集成出更大的阵仗与动员能力才行。自由时报1041

上一篇:仁宝电脑和ANSYS加速笔记本电脑产品开发进程 电磁仿真解决方案和自动化分析缩短支持5G笔记本电脑上市时程
下一篇:S11比赛下注注册:李翊君爱女与严爵“再续前缘” 远距离不怕变心